Antkillerfarm Hacking home ShareNotes

抗美援朝(三)

2021-02-24

抗美援朝

彭德怀一针见血地指出:细菌战对美国来说,在政治上乃是一个极大的失败。美国把自己的文明面具摘掉,让全世界人民清楚地认识到了它那极端野蛮的嘴脸。

https://zhuanlan.zhihu.com/p/269487501

美军:朝鲜战争打不赢,千里投毒我最行!


西方社会普遍存在的那种根深蒂固的上等人心态。

西方自己的媒体挖挖黑料,批评一下,这是上等人之间的争吵,是上等人之间的内部矛盾。虽然不爽,但也能接受。西方还可以借此吹嘘一下言论自由。

但中国人谴责就不一样了。他们心目中,中国人是下等人,异教徒。

澳大利亚总理愤怒的,不是有人谴责他们的暴行。而是中国人,这个他们心中的下等人野蛮人,也有胆量站在道德高度上谴责他们的战争暴行。这是大逆不道要造反呀。

11月30日,为给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残杀平民的暴行辩护,澳大利亚天空新闻主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节目中强行黑中国。他称,没有哪国军队能声称自己的战争历史是清白的。史密斯于是翻出中国史,特别提到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称当时“针对共产主义者的大屠杀,从未被上海人忘记”。他还展示了文夕大火的历史照片,称“中国政府烧毁了长沙,杀死了所有长沙人”。

当1984年开始发掘马里亚纳战役中日军尸骸时,人们惊恐的发现60%的日军遗骨都没有头;美国的海关则被日本人的骷髅头乃至原味头堆满。

更不要说1944年连罗斯福总统本人都在公开场合获赠一把用日军骨头做成的裁纸刀。

驻华美军对待中国人连强奸轮奸都是家常便饭,更令人震惊的是美军还拿中国人当枪靶子“比赛”枪法,还把中国老百姓推到水里淹死、开车撞死取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2894042

如何看待澳媒以“四一二政变、长沙文夕大火”为例,称“中国政府也曾搞过屠杀”,以此为澳军暴行辩解?

https://mp.weixin.qq.com/s/3G1esYZscpL9Jnqz_gaIsQ

”阿富汗人不算人“-聊聊美英法澳军队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

https://mp.weixin.qq.com/s/n0vZcHJPLuvBvG7MTcKITg

如何看待澳大利亚军人用阿富汗死人假肢喝酒,还嚣张合影?


弗里曼偶遇《芝加哥日报》的记者吉斯·比奇,对他年轻时和中国军队并肩作战到成为对手相当好奇,弗里曼的回答很简单:“他们不再是同一批中国人了。

Paul L. Freeman, Jr,1907~1988,砥平里的美国第23团团长,后来官至北约地面部队司令,陆军上将。

https://xw.qq.com/amphtml/20200225A0IT4W00

砥平里之战前一晚,美第十军军长要撤换23团长,团长: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若3连主力猬集在铁丝网前,必遭敌火力大量杀伤。在这关键时刻,11班副班长腾明国和战士李高彪、丁兆贵、吴二华、张福祥用身体伏在铁丝网上搭成人桥,让连主力通过。这5位勇士中,有4人当场牺牲。

https://mp.weixin.qq.com/s/4iKOJIlxV9MTWz0yx7bW4w

上万名土匪作为“随军劳改犯”被派去朝鲜战场当炮灰?请不要抹黑湖南人


福山是《历史的终结》一书的作者,他在这本非常著名的书中曾认为,随着冷战的结束,全球民主化浪潮之后,“自由民主” 和资本主义将成为人类政治体制的唯一选择。人类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上的探索和争论将随着冷战结束而终结。

现在,他显然已经不这么认为了。在最新的采访中,他认为:西方民主国家和中国的长期斗争的确已经开始了,但是西方不一定是最后的输家。

https://mp.weixin.qq.com/s/wfu4a6tdu36Rri3s3mvGbg

从“自由民主制度是历史的终结”,到“西方不一定会输”。


法方要求以中国旗与白旗交悬进岸谈判;我方联络官答复说,中国旗向来不与白旗交悬,如以法旗与白旗交悬则可。结果法军小艇挂了法国旗和白旗进岸。

https://mp.weixin.qq.com/s/-7oE-WLmROn_5JYX-IqeJg

法军司令愤怒地写道:我都升白旗了,中国人还在打,很多人被烧死


比如过河,他们根本不会造一座桥摆在那里给美军炸,而是造好桥基础,白天撤掉桥板,晚上铺上去再渡河;甚至另外造一条“水下桥”,在水面下几十公分的地方,用青石条铺一座桥,连汽车都能开过去;还能用美军飞机丢下的副油箱,做成快速滑行索道吊斗,时时刻刻都能让单兵渡河。

https://www.zhihu.com/answer/1544136492

如何评价电影《金刚川》?


那是1950年11月,在一个叫云山的地方。他爷爷所在的39军,正面与美国王牌师,华盛顿缔造的第一骑兵师刚了起来。那是中国军队和美国军队的第一场正面交锋,这第一仗,就是王牌对王牌。其结果是,美军丢盔弃甲,留下了成堆的武器、辎重和装备。他爷爷就是在那里,第一次打开了美国的罐头,吃上了人生的第一口菠萝。

50年代后期,他爷爷有次在沈阳军区的一个大楼门口和战友抽烟唠嗑的时候,看见一辆苏联老式轿车缓缓的开进院子里,停到了楼门口。南征北战这么些年,他爷爷也见过很多大场面,按照常规,这种车,也就是师一级的干部就可以坐了,起初,他爷爷也没在意。

直到帆布帘子掀开,一个肩章上四个星星的穿军装的人,走了下来,身边就带了一个秘书。他爷爷那帮人,赶紧把烟掐了,立正敬军礼。那个人是,海军司令,大将萧劲光。

从此他爷爷得出来一个结论,车算什么?关键要看车里坐的是谁!真正厉害的人,才不在意车这种东西。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answer/1549837699

香樟连翘 的回答


朝鲜战场的卡车,顶着美帝飞机狂轰滥炸运输,黑灯走夜路,遇到空袭走S,不断突然加速减速,总之能毫发无损活着回来真是传奇。

现在那些飙车漂移的野孩子,车技比起他们就是渣。


美军看到志愿军穿插战术玩的溜,效果好。结果也往志愿军后方空投了一个连,占据了一个高地,结果志愿军就往那边放了几个警戒哨,不管人家了。结果空投的美军惶惶不可终日,没两天用直升飞机接走了。


张财书,志愿军第39军116师346团4连3班扫雷组长,在突破临津江战斗中立了大功,战后被授予“扫雷英雄”称号。突击队开始冲锋了,他还没有完成任务,这片雷区将要夺去他许多战友的生命啊!他猛地向前滚了几滚,用尽全身力气扑到联结地雷的钢丝前,伸手狠劲抓住钢丝,猛地一拽。

http://tyjrswj.tj.gov.cn/kmycyl/202011/t20201102_4034845.html

扫雷英雄——张财书


在新兴里战斗中,因九二步兵炮的右驻锄悬空,不能射击,孔庆三毅然用肩膀顶住驻锄,厉声命令炮手开炮,摧毁了美军火力点,歼敌30余人,为步兵冲击打开了通路。他自己却因火炮后座力的撞击,腹部又中一弹片,壮烈牺牲。


他命令副司机,往火室里不停地添煤,同时又拉开了汽门,只见列车的烟筒就像即将要爆发的火山口,喷着滚滚冲天的浓烟。李国珩看着空中翻滚的乌云,他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急忙阻止添煤,马上关闭了汽门。此时,列车的烟筒不再喷烟,借着刚才还未散去的黑烟,李国珩驾驶列车飞快地向前驶去。当敌机还在浓烟处乱扔炸弹的时候,列车早已远离了大同江,驶向了前面的村落。

《烽火列车》是1960年上映的故事片,讲述了抗美援朝初期,美军为阻挠我志愿军向南挺进,炸毁了清川江大桥。刘风、金万吉、苗景春等冒着生命危险,把军火提前运到前线,保证了我军的作战需要。

http://tyjrswj.tj.gov.cn/kmycyl/202011/t20201102_4034846.html

抢运英雄——李国珩


西方很难接受,面对一个人口众多的落后军队,他们连吃败仗倒也罢了,连人员伤亡上还不占什么便宜, 怎能心理平衡呢?

https://github.com/antkillerfarm/antkillerfarm_crazy/blob/master/doc/Korean_War.md

歼灭英军格罗斯特营

https://github.com/antkillerfarm/antkillerfarm_crazy/blob/master/doc/Korean_War_2.md

歼灭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


当年38军鏖战松骨峰,硬生生把突围的王师和接应部队隔开,王师溃不成军,丢弃的坦克和卡车填满了整个山谷。侥幸逃脱的王师心有余悸地称松骨峰为“印第安鞭笞之路”(据说印第安刑法中有一种是让行刑者手持皮鞭棍棒分列小径两侧,受刑者若能跑过这段路,就可幸免,否则将被活活打死)。

战后,彭老总给教员拍电报,结尾有一句“38军万岁”,这下可好,38军从此就以“万岁军”自居。若是行军的时候,有友邻部队问,你们什么部队的?38军士兵便趾高气昂地回一句“万岁军!”。若这时友邻问万岁军是什么?一定会被吼回去:“万岁军都不知道!”。


中国红色政权之所以能够在内战后调动一切资源,只有一个简单而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在饱受大英帝国和日本等西方超级强国数百年屈辱的痛苦之后,为了确保国家安全,击退美国人,建立安全区,保护新生的国家。

https://mp.weixin.qq.com/s/mTonY3poWM4FqZYLfdArsg

美国网民讨论:朝鲜战争中,为何美国军队干不过中国军队?


1937年,17岁的杨景钟参加了当地的抗日游击队,在一次战斗中被俘。

1938年,18岁被征召进了日本关东军,并在1939年诺门罕战役时被苏联红军俘虏。

1943年秋天,在哈尔科夫杨景钟与这些朝鲜籍士兵又一次被德军俘虏了。

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开始后,杨景钟和身边的这些朝鲜籍军人被美军101空降师俘虏。

1951年1月1日,配属美军第二师的韩6师在安兴里遭到志愿军40军119师重创,全军溃散,杨景钟第5次做了俘虏。

2012年韩国与美国以杨景钟为主要背景,拍摄了反映这些二战时朝鲜籍军人的电影《登陆之日》。

https://www.sohu.com/a/165952251_105641

二战时穿着德军制服的朝鲜人 命运多舛的三姓家奴

https://c.m.163.com/news/a/FVB16KLH05414ZHU.html

命真硬!跟着苏军打德军,跟着德军打美军,跟着美军打志愿军……

想在此留下评论,请访问 issues_link 提交评论
Fork me on GitHub